Sunday, December 05, 2010

關於名校… (傳統男校回憶)

 

前言


本來打算等John兄寫名校的迷思,然後才post這一篇作回應的。不過今天午飯時看到明報的《名校教了我什麼》,下午已經在Facebook看到不少討論,有感而發,所以沒等John兄便寫了這一篇。

讀書的時候以為其他學校都是一樣的,不過加入教育界之後,從不同的朋友處得知不同的中學的不同文化,才知道原來我的求學經驗只是少數。而這個「少數」,也許就是家長對這種學校趨之若鶩的地方。


*************************


我來自一間歷史十分悠久的官立男校。在文章開首,我想告訴大家一件事,就是這家學校有很多十優生,但也有會考不足十分的學生。

我的小學是一家成績算是中等好一點的普通中文小學。我是透過升中派位進入這家男校的,開學一個學期,便分辨到到這所學校大約有三種學生,一種是直屬小學升上來的,所謂的直屬小學,其實是兩家官立小學,這兩所官立小學因為是區內幾家名官校的直屬小學,所以能夠不斷取錄學習能力非常高的插班生,到了小六的時候,便集合了區內成績最好的學生,然後這些學生便能以直屬小學學生的身份升上區內的官立名校,這也是港島幾家官立名校成績一直優異的原因。另一種是派位的學生,派位學生來自不同的小學,成績的差距也比較大。第三種是從其他中學過來的插班生,不用說他們的成績都是極之好的。印象中,同學之中,中產或富裕家庭的同學佔多數,一般或基層家庭的也有,在那裡,家境通常不會是同學的話題,也沒有什麼歧視問題。


學習一:靠自己,不靠老師

名官校師資和教學質素好壞,視乎你的運氣--裡面有教得很好的老師,也有相反的,這都看你碰著什麼老師了。這家學校的學生有個不成文的共識,那就是成功靠自己,不靠也不賴老師。學校政策基本上也是讓學生自己照顧自己的,舉個例子,這所學校當時是沒有學生手冊的,你要記事的話,就要自己用記事簿處理。學生上課時還是會上課,但真的戲肉在課後--要成績好,便要回家努力溫習,攪不定便找補習(不過印象中A-Level前補習的風氣也不太盛)。

因為我是中文小學升上來的關係,雖然老師上課不是講英文的,但畢竟課本和考試都是英文,所以吃盡苦頭,成績差得無地自容,信心低落便更加沒心機讀書,成績差也令我與父母關係不好,如是者由中一直到中三,也過得不太開心。

這家學校有趣之處,是教學空間和學習空間都很大。即是說老師和學生都有很大空間做得很好,也有很大的空間什麼也不做。就在這個很大的空間之下,我見著很多同學在學習和課外活動的發展愈來愈好,也見過相反的例子。可能對於學校來說,拔尖和補底都不是重點,反正學習能力和意志高的學已經夠多,把他們編在同一班,他們之間的競爭已足夠產生大量狀元和火箭人(A=火箭),不用學校大力催谷尖子;而因為沒有上位升band的壓力,所以也不用補底,反正沒有人會理會這裡的合格率。

直至中三,我的成績一直不好。中三那一年開始上教會,在哪裡認識了一班同校的師兄,我從他們那處認識到用心讀書的重要性和讀書的方法(信者認為這是見證,不信者可以說這是學校文化和人際網絡的效果),在另一邊廂,參加課外活動,跟著一班師兄行山和攪活動,才醒覺在這學校裡,總不能打機一天打到晚,什麼也不曉得,所以應該為自己的定位設想一下。就在我思考自己的位置的同時,一位老師不知有心還是無意跟老爸說我「文又唔得,理又唔得」。對我來說,那一半是侮辱,但又有一半是事實。

在這所學校,我跟師兄們學到的比從老師那處學到的多。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就是只要有決心,什麼問題都可解決。就是這樣,由聽到老師那句說話那天開始,我埋首讀書,努力行山跑步,如是者努力到會考考到一個能夠在Speech Day上台領獎的分數(不過那成績在這學校只是中上,只是在男校文科的領獎門檻比較低而已)。

同期的同學,很多人去了外國,也有不少是讀完中六才出國。我的成績未好到可以攞船(scholarship),家裡也沒有錢供我去外國,於是留在香港讀書升學就是唯一的出路。

如果你有意把你的兒女送到所謂的名校讀書,請留意一點,就是從來沒有人保證過傳統名校的教學質素是比其他學校好的(就算是轉了直資的也是),在傳統名校,人人都是靠自己,好聽點叫良性競爭,不好聽的叫弱肉強食。不要以為送了兒子進名校便一勞永逸。


學習二:男孩學做男人

在男校裡面,人人都在學如何做一個男人。所謂學做男人,就是如何由一個慘綠少年進化成一個像男人的人。這包括學業、處事方式、興趣、外表之類。因為這個緣故,不少人自小便跟隨某個學會或團隊,從師兄甚至已畢業的old boys學習如果處世做人、如何攪活動,希望自己將來也會在學會有所貢獻。這種年復年的社教化,推而廣之,就是一種傳承。這種想法,也跟學校的官方意識形態相輔相成,學校提倡XX Boys之間要有brotherhood,要努力維護學校百多年的傳統,這種小至學會,大至全校的意識形態,讓學生們勇於爭取機會表現自己,舉個例子,中六級四班約有一百人,但學校大大小小的學會就有五十個以上(未計學生會和Prefects),於是人人都是Chairman或者Vice-chairman,各個學會攪的活動,多不勝數。

男校有個傳統,就是活動不應只在學校裡面攪,而是要跟別的學校一起攪。不少學會幹事很努力聯絡不同的友校,商量如何攪活動,還有參與聯校學會之類。每個學年開始的時候,很多學會會發信給其他學校的對口單位打招呼,這些信一發便是幾十封,人家回信的話你還要電話或書面再聯絡對方,當活動上馬的時候,單是開會已經來來回回好幾次,出回條給負責老師點頭、預約場地、交通、報警(如果是戶外活動的話)、排演活動內容,全都要協調工夫。這些全都是訓練,全都是教育。(聯校是否為了認識女孩子?這見仁見智,或者說是參加者各有不同目的,不能一概而論)。記得以前不時會見到一些同學或師兄拿著一本厚厚的organizer四處走,我們笑他們扮野,其實大家還是有一本簿一點的記事簿放在口袋。後來加入了教育界,才知道這種課外活動模式只存在於少數學校。

在傳統男校讀書,有一個不知是好處還是壞處,就是人人都有很強烈的自我意識,大家都認為自己是特別的,是somebody,或者至少有機會是somebody。還記得中學時代《暴雨驕陽》(Dead Poets Society)上映,內容是講一間傳統英式男校,來了一個反傳統的老師鼓勵學生們追求理想。那時候很多同學很喜歡這套電影,可能因為他們在那裡找到了理想中的自己吧。這種覺得自己是獨特的想法沒有負面意思,事實上現在各大學的教育系也是教準教師們要視每一個學生是獨特的,很多學校公開的目標也是要培養學生的自我形象。不過這種「暴雨驕陽式」的自我形象,不是每一個家長都喜歡。


學習三:自由,包括批評的自由

傳統男校比起其他男女校或者女校最大的分別,其實是自由。在這家學校,學生會和校報可以批評校政、學生的行為舉止,主要都是靠學校提倡的榮譽感來維持。大家的感覺就是學校是自己也有份的,所以有權提出意見。我記得在中四的時候,有老師在課堂上跟我們議論校政問題,而在預科的時候,也有老師會跟同學們私底下討論學校的校風等等。這種批判精神可能在他們踏入社會之後便給消磨了,但至少在中學階段,學生有被充權的感覺,對於他們建立自信和自尊感是有幫助的。(聽來自其他傳統男校的朋友說,他們也有很強的議論校政的傳統)

我有一個不太科學的印象,就是這學校總是會產生一些很喜歡就社會問題發表意見的人,名單不在這裡列出了。這也許跟他們中學時的經歷有點關係吧。


結語

不少這家學校的畢業生會進入社會的精英階層,他們會有不錯的社經地位。這是不是因為他們在中學學會了要上位發達?還是因為這個社會本來說是如此?我覺得透過努力獲得社經地位絕對沒有問題,只要我們能尊重不同的價值取向就是了。你喜歡做的,就是做,只要做得好,你就是somebody。這是我在這家中學讀了七年所學到的。

進了大學,就算你來自什麼中學都好,你都會發現山外有山,進入了社會,你更會發現人外有人。如果一個人畢業多年之後,仍然只滿足於他來自什麼中學或大學,那是很可悲的事。


社會一直在討論「名校」,其實討論的是不同階層的學生是否有機會透過成績入讀這些所謂的名校。至於為什麼所謂的名校就是好?似乎比較少有討論。《名校教了我什麼》的作者已經說過,那是一個競爭激烈的地方,這個地方成績好的人多,你不想被比下去,便要加緊努力。這種氛圍其實在banding制度之下,在大部份band 1收生為主的學校也會出現。如果家長想子女的成績「更有保證」,不重視補底的傳統名校比起一些落力催谷成績地區名校可說是「風險」更大。

那麼傳統名校還有什麼值得家長趨之若鶩?那大概就是「傳統」兩個字。「傳統」的意思可以是指校內累積多年的傳統和學校文化,學生能夠從前人累積的經驗中學習如何學習,以及如何發展不同的興趣,也有說那是指學生在那裡累積的人脈網絡(可能因為工作性質關係,這有什麼用我到現在也不知道)。

我想,如果我有小朋友,我仍然會想他們入讀這類學校吧,因為我希望他有更大的空間做想做的事,有更多機會從非正規學習中學會更多,而不是一味訓練考試。

問題是愈來愈多傳統學校轉為直資,由以往的減去直屬小學之後,還有部份學額留級派位學生,變成了平民止步的半私校。參加過派位的朋友也許會有同感--在同一校網,如果最受歡迎的幾間學校不再在派位機制出現,那怕是只有三兩間,影響也是明顯的。很多時候,對於基層家庭來說,每家小學能派到「理想」學校的幾個位置,已經是他們絕無僅有對於前路的希望了(當然,讀到書與否還是看個人努力)。

 

延伸閱讀(網文):

蠢材,這不是起跑線!(tommy兄)

傳統的傲慢與偏見 (john兄)

名校 (葉一知)

論名校 (林忌)

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 (蘆葦)

關於名校,我想說的是 (hystericireul)

 

 

延伸閱讀(書目):

自由之路:一間傳統名校的學習生活(林智中)
簡介:以教育研究方式探討一間傳統男校的學校文化

 


*************************************

補充:


本文只是單從我的經驗出發,未必反映這學校現在的情況(例如很難解釋為什麼幾年內會出到劫匪和有人被控非禮罪),更不能反映其他所謂名校的情況。

聽說傳統女校的生活不怎麼天真無邪(認識很多女校畢業的朋友都如是說),裡面的學生與學生之間、學生與老師之間的暗湧,會不會是另類社教化,我當然沒有資格評論。

家妹是派位進入某傳統男女校名校的,感覺上她接受的教育比我的母校好,她的水準也比我高。當她是還是學生的時候,似乎沒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可惜那學校轉了直資,如果她現在升中,恐怕老爸老媽不會夠膽替她報這間學校了。

另外,在大學讀書n年的經驗告訴我,傳統名校生真的不算什麼,來自不同學校的聰明人、叻人真的多的是。


人寫名校,你又寫名校?寫blog文化不就是大家一起寫同一個題目的嗎?這不算抽水吧。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html

星期二, 十二月 07, 2010

論名校

一篇《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的文章,引來年輕一代很大迴響,網上紛紛見到留言討論;有出言嘲弄的,有憤憤不平的,有人有感而發,有人學術討論,朋友勸林忌寫一篇,一開始不大願意--寫自己的情感,不符每日一膠的作風;寫甚麼名校故事,身世唔夠草根的我,已經常被人笑是「極右」,甚至說是甚麼好似「一些較有良心的資產階級對窮人的憐憫」云云,我唔認同,卻很無奈。

無論喜不喜歡「世代論」,香港這十幾廿年的變化,令昔日的世界已變得模糊;米字旗變成了五星旗,大學三改四,高中四改三,由十優、拔尖到直資,不下筆,這個逝去的年代就會從此消失,想了良久,決定下筆,原因不是為了抒發情感,而是留下一個歷史記載。

題一:名校有甚麼了不起?
林忌曰:名校之所以「了不起」,一為傳統文化、二為友輩影響、三為人脈關係、四為各類(師資、物資)資源、五為課外活動等比賽際遇;上述每一種因素,都絕對不能保證名校生會成功,但缺少這些因素,特別在今日這個社會階梯流動機會愈少的香港,卻容易變成「輸於起跑線上」。

題二:名校生有甚麼特別?
不少研究顯示,青春期--即是初中、高中的成長,的確會有莫大的影響;一個秘而不宣的事實,就是社會上有個「名校圈」文化,名校由於長期競爭,或長期由類似相近「較富貴」人士子女就讀,由於「物以類聚」,部份名校生甚至能夠分辨到,每間名校之間的氣質分野,往往知道了某人的當年是哪一間名校的時候,就會產生「哦!唔怪得咁熟口面啦」的了解與共嗚。

題三:名校的老師特別好嗎?
這種所謂「名校氣質」,常常有一種誤解以為是和「師資」有直接關係,是因為有好老師,才產生有好學生嗎?很多名校生會不同意;的確,有些好老師令人一生難忘,但名校的「傳承」,主要來自上述所說到的「文化傳統」以及「友輩影響」,因為師兄師弟、師姊師妹都較傾向某種因素,或校方鼓勵往某一種因素發展,因此同時期成長的學生,就會有一些共同的特質,而這種特質,就是我們常說的「名校生氣質」的來由,極端點,某些名校的老師教得不好,學生卻反而學會了自學與獨立,這是特例。

題四:名校對學生很嚴格嗎?
這是一種天大的誤解,以一眾名女校的標準來說,的確比較乖;但以一堆最著名的名男校來說呢,往往卻是最自由的。在港英最後的十幾廿年間,一些著名的男校有如「冇王管」,學生常上堂發夢,甚至自由走堂;一些出現在「逃學威龍」的情節,卻會在現實發生。今日常見到一些地區名校學生投訴的「多功課」、「多測驗」、「多考試」的情形,不但在名男校罕見,名女校間亦少見;至於對校服、校規、記過、缺點等等的處罰,則由於「中國人意識」在回歸後才變得常見;一些較自由的名校生,從不知道缺點、記過是何物,在課室掟爛檯椅,甚至踢爛玻璃等等,都是等閒常事,從沒有聽過甚麼記過、缺點的,這是典型的「自由經濟」--監管愈少,反而表現愈好。

題五:名校生很努力讀書嗎?
努力讀書的一群不是沒有,但通常成績最好的一群,卻是不甚讀書的;生而不公,有些人就是擁有一些令人羨慕的天才,最簡單莫如擁有視像記憶的,臨考前把書看一遍,就可以在試場內倒背如流的人實在不少;近年一句「潮語」,叫做「高分低能」,其實往往就是指這一類人,即使沒有思考,也沒有甚麼特別技能,但天生就是會背書,配合補習名師的標準答案,輕而易舉就可以令根據標準答案改卷的人,給予高分成績;的確擁有這種能力的人不太多,但卻佔了高分人士的一大部份。

題六:名校價值是「識時務」嗎?

視乎不同名校的風氣而定;有些校方比較「家長式」,有些到今天都沒有學生會,好處是開明專制的校方無微不至的照顧,如搞音樂會都提供酒店住宿,營養午餐、小吃等;這種「家長式」的校方,當然不會太抗拒「家長式」的特區政府;有些名校的傳統卻是反權威,學生常喜歡有破壞、冇建設的搞搞震,學生的質素自然較良莠不齊,但能從中得益的,卻反而成長得更加茁壯。

題七:名校的「課外活動」是甚麼?
每間名校重視的都不同,有些重視田徑體育游泳音樂等,凡比賽則集體放假,全班都移師去為同學加油捧場,這種對課堂外活動的重視與自由,培養出一批又一批有這些專長的學生;有些名校卻重視關注社會,例如凡有突發大事件,如當年的六四、波斯灣戰爭、南斯拉夫內戰、九一一等等,學校會開放電視設施直播,讓有興趣的學生互相討論學習等等;很不幸的,那位蘆葦不是成長於後者這類名校,因此才寫了那篇《名校教了我什麼》的文章吧。

另一方面,一般人到大學才有機會參與的課外活動,名校生往往提早在中學時期已經參與、經歷過,因此反而大學專心讀書而拒絕上莊。

題八:名校生是可有典型?
一些「貴族名校」家境真的較富貴,可是其學生就不一定有甚麼特長之處,因此變成了鬥有錢、鬥名牌的場所,外人看起來卻非常豔羨,男的總是高大英俊,女的總是貌美如花?原因就是「人靠衣裝」的分別;某名女校自初中就教導學生要化妝返學,某名校有專人指導學生禮儀,加上高級質料的專人設計校服,加上自細教導流露出來的自信,又豈不自信過人?早在十幾年前,一些專業界別的家長,細細個就已經教導小朋友如何觀察他人眉頭眼額,從鏡子中學習流露不同的表情,還有如何在適當的時候說適當的話等等,這些「貴族教學」,當然會形成同輩的「貴族學校」了。

至於「精英雲集」,當然會帶來一些優勢--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有些人天生就擁有一些特殊的技能,有人跑得快,有人跳得高,有人出口成文,有人可以心算快過計數機,有人聽一次某份曲譜就可以倒背出來,現實是有天才的,問題是你遇不遇得上而已;和不同的天才一起成長,眼界視野當然會有所不同,乎知己,亦知彼也。

題九:名校會沒落嗎?

人有三衰六旺,地有三元九運;不同時間,自然有不同的人,影響不同的際遇與成就;表面上,回歸前是英文的世界,可是留學的是少數,甚至是留學生之中,說得一口冇中文口音英文的都係少數;回歸以來,鬥英文卻比以往更瘋狂了;大量有錢人家與高官子女,都讀國際學校,留洋前往英美,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學費換來英、美著名大學文憑回港的人愈來愈多,以往即使在回歸前的移民潮期間,每級離港的只有幾個人,近年一些直資名校的中六、七班別,往往走了一半學生,名校變為「過渡」,名校文化固然會因而衰亡了;可是名校不是因為制度變得更平等而亡,卻是因為制度變得更不平等而亡,近年一些專業界別的好工,除了看閣下的成績之外,更留意閣下的門第、出身、家世,你爸是李剛嗎?你爸的朋友是李剛嗎?最起碼,你爸當年的同學是李剛嗎?這就是現實世界的一個橫切面,讓大家了解一二。

http://hystericireul.xanga.com/736758764/%E9%97%9C%E6%96%BC%E5%90%8D%E6%A0%A1%EF%BC%8C%E6%88%91%E6%83%B3%E8%AA%AA%E7%9A%84%E6%98%AF/

關於名校,我想說的是

 

對於「名校」,很多人其實是又愛又恨。愛的固然是名校的名氣、質素,同時卻又恨名校憑甚麼得到人的鎂燈、青眼,彷彿平地要自命不凡自以為是。也正因如此,社會上對於名校的談論趨於兩極,要不便是歪曲地一味崇之仰之,要不便是同樣歪曲地輕之蔑之,兩者皆屬不宜,建基的很多都只是個人的假設和想像。

我必須要強調,我絕不認為名校是「人材」唯一的出處,外間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好的好學校,在這些學校裡,學生也成為一個善良,正直,有正義感,富學識的人,為社會貢獻良多。我認為的,是所謂的「名校」能提供一個較好的環境給學生,學生在這個環境裡,能夠成材的比例更高一點點而已。

不同的中學自然有不同的文化、學風,我的母校的風氣相信是非常獨特的,也因此成為家長趨之若鶩的一間學校。自我畢業以降,母校的變遷十分巨大,以至到了今天,當中不少的教育理念、風氣也與我當年所歷的不同。傳統在傳承的過程中有繼承、反思和轉化是自然的事,事實上我那一代經歷的與上一代的又多少會有差別,不過當中仍然可以找到傳化的脈絡。而在我之後轉變更大更快更多,至於那是否真正的傳承,我卻已不在其中,未能置喙了。很多人很容易會陷入一種窠臼,以為名校都是盤古初開以來都是如此的,貴族氣的,與大眾絕緣的。而就我經驗而言,我所看到的,絕非如此。

成績的迷思

我的母校,其實並不如一般人想像的那樣潔淨、完美。十優生,我們有,近年更是年產多少多少(如工廠指標)。但在我在學時,十優生是十分罕見的產物,九優八優倒是不缺。而在「光輝」背後,其實每年也有好一班學生十分以下,零分一分也是屢見不鮮。這是往往人們忽略了的一件事情。事實上論學業成績、考試分數,其實我的母校,成績並不亮麗。要說會考成績好的學校,比比皆是,某些地區的中學甚至每年也要求學生最少26、27分才可談回校讀中六,大學入學率更是百分之一百。我的母校學生成績其實可以很飄忽,比我年長一屆的學長,他們會考那年有人29分也在候補列上,我那年19分也可昂首闊步讀理科班,文科班甚至有同學是13分回來的。

很多學校的大學入學率也遠比我的母校亮麗,百分之一百的大學入學率也不是新鮮事。在我的母校,我那屆的成績是很差的(唯獨我那屆特別差),入大學率其實只在百分之七八十左右。我那班我坐那兩行的同學中,一開始時只有我一個是僥倖直接入大學學位的,其餘同學都是另覓其他途徑,後來才完成大學學位課程的。

我想說的是,名校之所以「名」,往往不是指成績指標上的「名」,我心目中的名校,獲得的名氣,不一定都與成績有關。要談成績,要談催谷,很多其他學校是遠比我的母校優勝的。

曾聽過一個有關前任校長的故事,姑妄言聽。曾有家長向校長投訴學校的功課太少,測驗太少,深表不滿云云。校長聞言並不發怒,也不爭辯,淡淡的說:「我知道有間學校出了名功課多,測驗密,我知道那間學校的電話,要不我替你打電話過去安排轉校?」

我認為,我的母校最可貴的特質,在於「自由」。

自由學風

 唯有自由,能尊重每個學生的潛能,唯有自由,能讓學生自發地追逐目標,唯有自由,能讓學生自立,自處於世。

我的母校是我僅見的一間極為自由的中學,甚至遠比大學更加自由。在這學校裡,每個學生都可以追逐自己的夢想,學校也讓學生可以有自己追尋的目標,老實說,讀不讀書,學校不怎麼理。

這是實話。很多人總有很多美麗的幻想,以為名校師資一定粒粒皆星,筆記一定翔實深刻,手捧名校筆記,等同獲得考試聖經。

假的。通通是假的。或者該說,在我的母校,是完全沒有這回事的。

好老師,名校有。受學生愛戴的老師,名校也有。可是不多。

更多的,是學生不喜歡的老師,原因各式各樣,可以是老師真有問題,也有可能是學生純粹不喜歡那位老師,甚或可能學生根本不是不喜歡那位老師,學生就是純粹不喜歡上堂,簡單來說就是「老子不高興」。

存心混的老師,多,名校裡,不比外間少。

因此在這個地方,學習從來都是學生自己的事,考試是你考的,前途是你自己的,你自己也不緊,憑甚麼要老師緊。這是我在母校裡感受到的。

一直到我年齡愈長,愈發覺得男生在青春期其實有一定的學習模式和獨特的思維。某程度上我覺得男校就像一間受控的精神病院一樣。只有讓男生在特定情況下「開竅」,引發他們的潛能,他們便會有無法想像的巨大動力和成就,當中有的手法,幾可稱為離經叛道,平白地寫出來,簡直可謂是大逆不道,但是恰恰是放在這個環境裡,又有奇效。

在我母校中正正是沒有了那些「你要怎麼怎麼」的桎梏,功課少,測驗更少(而且只是過過場子的測驗),時間是學生自己的,該怎麼安排是你自己的事。所以與一般人想像的完全相反,名校裡根本不重拔尖,也無保底。尖的,不用你教,你教還嫌你煩嫌你囉囌,底的,也不大關心,反正成績差與學校也無尤。當然這也是很離經叛道的,學校在現今香港人的眼中幾乎與託兒所等量齊觀,家長將子弟放到學校裡便算盡了父母的天職,學校便有責任將學生像嬰兒一樣哺育。可是偏偏是這樣,便令學生更加的倚賴,更加的怨天尤人,認為全世界也是應該圍著他們轉的。

學校唯一做過最「拔尖」的事,便是將他們編進同一班。這班同學自然會形成一種氣氛,一種讀書的壓力,為的可能是將來前途,但我相信,榮譽感是另一個推動他們的重要推力。

榮譽感與「拔萃精神」

很多人直覺地認為名校「扮野」,自命不凡自以為是。但我認為,激發學生的潛力,讓他們有參與感,讓他們有榮譽感,有成功感,是最好的推力。

很多人總慨嘆為甚麼學生好像越來越懶洋洋,做甚麼事也不起勁,甚麼也沒意見?就是因為他們根本做甚麼事也是個被「安排」好的棋子,而非實際上自己能真正規劃、參與的一員。

而正因為校方本身採取絕對自由的政策,學生可以自由參加不限數目的學會和校隊(我一向認為限制學生參與學會數目是一項極其奇怪的政策),而在校隊、學會中,幾乎全部都是由中六的同學擔大旗決定一切。比賽的安排,細節,練習,對外聯絡,代表,一切都是學生。那時候我們叫那些做「大佬」。

男孩子就在前面師兄那高大的身影中逐漸長大,繼而成為新一代的「大佬」。在我的母校,幾乎所有大佬都有種使命感,明白自己背負的是學校的名字,在比賽裡就是代表了學校,一舉手一投足,比賽的每個細節都要處理得完美無瑕。學校的名字、學校的榮譽與自己的名字、榮譽是密不可分的,是同卵相生的雙胞胎。

當年我們一群中六的學生要帶領全校人到灣仔學界運動會打氣,我們自製了兩條長十多米的橫額掛在灣仔運動場。那邊的職員看後擔心有危險,指名要找我們的「負責人」。我們中間的Head Prefect走出來,說「我就是負責人」。我還記得那個職員有點驚訝,大概他會想找個老師之類的人物出來交涉吧。

除了由學生帶領學生之外,當年也有為數不少的聯校活動,舞會等等。舞會的場地、音響、歌曲、節目、嘉賓、紀念品、擺賣的飾物、海報設計、保安等,全都是由學生一手一腳包辦的。就是在個人榮譽感結合學校榮譽感的背景下,學生才得以用培養獨立的精神。這一切都是書本以外的教育。

電影《歲月神偷》裡面,主角參加田徑比賽,說過類似「參加比賽就一定要贏,第二第三的那種叫輸!」的話,落了很多人的口實,認為那是「名校人囂張」的證據。我從來不那麼認為。

因為那是一個自我的承諾,自己對自己的要求。「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就是能夠將自己推向極限,才能實際的超越極限,做出好成績。如果一開始就已經認為自己不夠好,不行,拿個安慰獎已經足慰平生的話,實際發揮的水準又怎可能高,又怎可能超越自己的極限,令自己不停進步?一開始已經為自己「封了頂」,頭上頂著天花板,又怎可能跳得高?男生十分能夠用這種「宗教式」的精神使自己一再進步,一再超越。我認為,表面上男生比起女生更不能專心,但是事實上,如果可以引發男生的榮譽感(你喜歡的話說這是「認叻」也無不可)的話,反而更可以專心致志地達致目標,讓自己一次一次地做得更好。

而如果我的母校輸了,垂頭喪氣是少不免的,團隊間私底下偶有不平也是常見的。但是就我所知所聞所見所歷,基本上都可以保持「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的禮數。輸了比賽,我,或者我眼見的師弟們,都沒有對對手惡言相向,而多會自省究竟自己是甚麼地方做得不夠好,做得不夠,才招致今日的敗績?贏固是風光體面的一回,輸了也是一個自省學習的機會。

而如上所述,我的母校正因為有自由的學風,幾乎各類型的學生也可以在這裡一展所長,所以其實我的母校一向很多堪稱「奇形怪狀」的學生。而這些學生都是獨一無二的,學校也是因為認同每個學生都是獨特的,並且讓他們各自修行發展,所以我的母校才可能在各方面都能做出成績來。現在的教育,將「人」量化成一個個數字,一個個指標,如工廠一樣抹殺了每個人獨特的性格。唯有釋放人格,才可以釋放潛能。

這群各有性格面目的人聚在一起,又能將個人的榮譽感與學校連結,便發揮出很強的協同效應。社會上不少人不喜歡名校生那種特立又統一的那種氣質,但我並不這麼認為。這在任何一個成功的團隊裡都不難看見。比方說曼聯的成員,以至球迷,也會有一種強烈的自我意識,表面上有一定的排他性。體育競技,其實就如學界的競爭一樣,君之爭也君子,在賽場上比賽各盡全力,可以拼個你死我活,賽場下其實也可以是駢進的益友。「排他性」只限比賽場上,在比賽以外,沒有了那位競爭對手,沒有了那位駢進的益友,孤身我一人又可以何處去呢?

校內的參與

 很多學校的學生對於師長有種莫名的抗拒感,或者就是來自他們往往認為師長代表一種腐敗的威權,往往要求學生要如何如何,但卻其身不正。表面上又往往要求學生「自由發言」,實際上一旦有任何「反動」言論又會馬上變臉,又拉又鎖。

我的母校很慶幸沒有這個情況。學生都有真正的言論自由,真正可以表達自己想法的自由,小至課堂上對課本荒誕不經的嘲笑,大至禮堂裡對校政的嚴正批評,我們都是真正可暢所欲言的。

尤記得我中六那年做了第一屆的學生會幹事,我們開設了「民主牆」。當時學校正為了直資的事鬧得沸沸揚揚,我們之先已有幾間著名學校轉了直資,反對阻力一直很小,在我母校卻成了一件延綿兩三屆的大事。那時每天貼在民主牆上口誅筆伐學校的文章很多,以至有一段時間甚至每天都有記者上來看看有沒有上報的題材。

後來我有一位師兄,跟校長說希望上台發言多謝一眾師長七年來的教導,豈料上台後拿出預備好的講稿,大談反直資的理據。校長當時也沒有發作,更沒有追究那位學長。

正因為我們每個獨立、獨特的人都願意將自己連結到學校這一母體之上,才令我們不致於有犬儒的無力感,願意參與其中。

家境

現在的母校情況如何我不能斷言,但最少在我那時,我母校學生的家境,並不如外間想像的都是非富則貴。

我是以跨區考生的身分考進這學校的。當年的中一有五班,當中約有一班多一點是從有聯繫的小學升上去,另外的三班半都是外校升來的。我是外間升來的學生一員,外校升來的那幾班,身邊的同學都不一定很富貴,像我一樣住公屋的也有不少,有同學甚至是住板間房的。其實在我那個時代,家境如何實在不是一個太大的問題。有的同學真的是住在獨立大屋裡,家有籃球場游泳池的,但實際上根本不覺得他們有多大的不同。中一時的「精英班」也許都是那些家境優良,從聯繫小學升來的學生,可是到了中二開始,任何人,只要成績符合要求,也可以進那一班的了。

「名」的定義

在我眼中,「名校」的定義是很狹窄而獨特的。「名校」應該是能給予學生課本以外歷練,考試以外知識的學校,而且能以傳統承載理念,薪火相傳地將之代代保存。這樣的學校不一定都是傳統意義的那些學校,事實上很多不在這些「傳統名校」之列的學校,在某些特定的校隊或學會中,也能產生這個效果。

而事實上,我眼中的「名校」是從來,現在,將來而言也不必是「學業成績驕人亮麗」的。同時,「名校」之外,也有很多很多的「好學校」,學生在那些學校長大,一樣成材,一樣貢獻社會良多。隨手拈來這樣的學校,實在為數不少,我身邊也有不少我相當欽佩的朋友,來自這些學校。

名校在香港是逐漸死亡的。

死因有很多。一方面是社會處於一種曖昧的矛盾之中,對「名校」又愛又恨。愛的是認為這些學校「好厲害」,恨的是這些學校「憑甚麼自豪」。傳媒逐漸喜愛將一些「好學校」標籤為「名校」,以至幾乎無校不名的地步。

另一方面,社會對於「名校」,或者該說是對「教育」的期望逐漸與社會的價值觀掛勾,以至變得銅臭、功利。因此我們的學制才會出現「實用文」,我們的高官名流設計的課程只為了替僱主提供技術勞工。而這一切的指標是數字、數字、數字!加上社會將一個人的價值取決定他的階級、消費力,名校逐漸成為一個消費品,一個可供人貼上階級標籤的消費品,名校的名字成了家長夢中銷魂的一杯濁酒,彷彿喝了這杯酒便可以晉身貴族階級。

這也解釋了為甚麼家長爭得頭崩額裂也要將子女擠到「名校」裡去,不管他們是否適合。外面有很多很好的學校,說不定更適合他們的子女,但他們就是不理,擠得入去滿足的是他們的幻想和虛榮。

因此當他們的小弟入了「名校」之後往往十分失望,因為傳說中的那些優良師資,那些緊張的學業,那些高企的分數,原來都不存在。自由在他們眼中是洪水、猛獸、毒蛇。他們可能也是從束縳的學校生涯裡過來,心底裡認定只有更艱辛的環境才配得上「名校」二字,逼迫!逼迫!逼迫!殊不知偏偏是自由才能使學生真正不為別人,只為自己地去奮鬥,那才是真正引發潛能的方法。

而在近年設立「家長教師會」風氣盛行的氛圍下,「名校」要擇善固執是越來越困難了。要恪守學校宗旨,擇善固執,難矣哉!或曰此乃兼聽則明之道,但有好多事情,如林行止評財政預算案云,是應該「從賢」而不是「從眾」!

當年我將農曆新年的學校假期與復活節假期打通,就是為了搞各種活動和比賽。當年我親自到每個班房向老師「要人」,捉人去排練預備比賽,到今天學弟們都寧願自己讀書,不肯再為學校出力。也許他們是遠比我聰明,知道獨善其身,但我相信,很多知識,氣節,觀念,不是從書本上得來的。將來如果我有孩子,我也希望他明白這一點。可惜的是到時已經不知道是否仍然有這樣的學校了。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

  1. 有趣有趣! 說起自由, 我們的郭校長就少了些大將之風啦! 說兩句說反駁了, 強詞奪理=0=我諗現在係D 家長唔明, 係咁迫D 仔女讀書, 個問題不在我地, 而在於D 家長!– 看沈旭暉寫個篇文LA講起中文, 其實上堂吹下水, 講下文史哲咪算. 考實用文, 真係只係為左將來做野. 唉, 香港教育最失敗之處就是過於現實, 過於實際, 缺少了求學的本能, 缺少了追求學問的心. 看現在讀商科的人數就略知一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