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Betty和所有香港人 (香港大學教務委員會成員 李啟迪)

筆者指,Betty的故事不單單關於她人,而是指出了香港人這身份的矛盾。(資料圖片)(互聯網)

Betty,你發表你的故事後,面對一切的盛讚和謾罵,請不要驚惶失措。十多年來沒有身份證所面對的種種困難,為你帶來數之不盡的沮喪;入讀醫學院和獲得身份證必定令你狂喜。你今天寫出你的經歷,記錄一下由一無所有到今天的成功,也是人之常情。可是你的故事不單單關於你個人,而是指出了我們理解香港人這身份的矛盾。香港人三個字不單指身份證那薄薄的一片膠,而是我們如何由移民人口轉化成定居本土的香港人的故事。

你憎恨入境處職員,歸咎他們是令你帶來不幸的元凶,是有欠公允。由非法入境到獲發行街紙,沒有被遣返;由無法入學到順利升學;再由沒有身份證到變成香港居民,太多太多是法律之外的酌情。入讀醫學院是你的努力的回報,香港大學排除萬難讓你入學,是大學的責任。你的成長故事充滿不幸,但不幸終於到了盡頭,這身份證是入境處和香港政府給你的特赦,對更多更多仍在內地等待單程證,或偷渡被遣返的人,他們必定感到十分憤慨。不過事已至此,希望你能珍惜得來不易的身份,為香港帶來貢獻。

我們七百萬人之中,不在香港出生的有39.5%。但當中不少選擇定居在此,成為香港人。在香港出生的,也有不少父母或祖父母是由外地移民到香港。但這樣無阻我們形成香港人的身份。香港人之所以與別不同,正是因為我們不問血統和出身,相信努力就會帶來成功的信念。Betty選擇離開一個以一孩政策剝削人權的政權,投奔尊重人權的香港,正是重複了大部份香港人或他們的先輩的偷渡故事。八十年代抵壘政策取消前,偷渡者只要到達市區就會成為合法的香港居民。在政策取消後,偷渡的人群中不少選擇成為黑市居民留下。隨着時代變遷,再也沒有人使用偷渡的方法。Betty這種情況,確是歷史遺留的零星個案,雖然她來港的時候是非法,但她在這裏成長了這麼多年,給她一個身份,不合法卻是合情的。

我們今天要面臨更大的危機,是移民人口不單不認同香港的價值,反而嘗試去改變香港的一切,再將自己的價值強加在本來的香港人身上。這樣,我們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很快會解體。由移民變成公民,由事不關己到公民意識的集體經歷,足夠成為香港的一個民族神話,是香港人身份的來源。縱使我們今天有土生土長的一代,我們卻不應忘記過去先輩逃避暴政投奔自由,再在小島上建立今天香港的歷史。正視香港人身份如何從無到有,是本土運動的重要一環。今次Betty一事不只是一個努力向上的勵志故事,也不是一個指罵別人是「蝗蟲」的洩氣機會。在本土意識發展方興未艾的今天,惟有認清甚麼是導致香港人身份出現的歷史,才可令我們在迷茫中找到啟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