倏地,哭了。

內科工作剩下大概五個星期。感覺上過去好幾週的工作中都得不到太多工作的滿足感,而每天回醫院工作竟變成天底下最不願意的事之一。這個改變讓我感到驚訝,打從讀醫的一天開始,我是都曾經是多麼的享受上病房,揭排板。到底熱情是何時失去掉的呢?到底 triggering event 是甚麼,我都已經想不起了。或者是因為失去基本的 human interaction? 或者是我不太喜歡的 ward mentor? 也許是因為自己比任何以往的時期更感到孤獨?幸好,家人都在身邊,要不然,也許我已經不存在了。

前陣子跟E 君在 whatsapp 上談了幾句。她說正在跟T 君冷戰。我覺得自己跟 E 君很相似,也許是成長環境的相類似吧?所以她所說的渴望與所謂無理取鬧,我很明白。但不同的是,我已經習慣了去壓抑內心,甚至已經有點 dissociated.

今天在車上哭了,那時候我看著藍天,我想起中學的生活。

為什麼,我現在會變成這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