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港第三天,已經開始再感受到生活日常的威脅。將之描述為威脅並不誇張﹕那是一種對內心活動的異常消耗,精神萎靡。至此我還是沒能夠給自己找到一個完整的答案,去處理這個問題,即使心有不甘。在港的休息天,無論早一個晚上是甚麼時間入睡,又或者那早一天的工作量是何如,身體還是會拖杳到十一時左右才能活動過來。然而在曼谷的時候,即便是六、七點起床,亦不過是輕鬆的讓鬧鐘輔助一下就能做到了。要分析當中誘因,至少在思考裡我能夠給自己有這幾個方面的解釋,一是就生活焦點所言,旅行時候的每一天都有著不同的活動,都是感興趣的事,又或者新鮮的事,或帶著期待,或有些許挑戰。而且沒有多少時候思考是縈繞在他人的事上面,更多是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那是對於內心的探索,那是對於微小道理的思量,然後是一種豁然開朗的感悟。二是休息環境或質素而言,好明顯一點是那邊睡得較酣,沒有多少還殘存印象或情緒的夢境,或者光線,氣溫,空氣,濕度比較怡人?在那邊打噴嚏的情況明顯也少許多。

自由行與旅行團比較,多了不止一分游刃有餘的自在,而且是對旅程的掌握與操控。而一個人去旅行,更是隨心所欲,不需要為其他人多費心神,免卻許多擾人的思量,雖然,亦有些許時候,當你想在身邊找一個人去分享你當時當刻的感受與體會,又或者簡單一個笑話,卻只能夠孤芳自賞。即使有即時社交媒體的存在,我想還是永遠取代不了身邊的另一個人,所能夠給予的回應,意思是﹕一個人的視覺總有著盲點,但若然有能夠交心的另一個靈魂,他或她不止能夠給你彌補上那一片漏洞,且我相信更多時候,還能夠讓你的視野,在廣度以外,還帶來另一層深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