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本無心,無心則無傷,無傷則不倒

Advertisements

應該十點許,不足十一時就在冷氣房裡入睡,做了幾個記不起的夢,淡淡然,起床,意外的沒有昏厥的感覺,喝了一杯黑咖啡與老麥豬柳包,竟能卯起精神來讀書。而我想這樣是最好的,不計他人得失的去學習,好想保持著這種孤高的感覺,一直到永遠

廿七歲的生辰,在醫院裡當值之中渡過。在臉對臉的相處之間,得到了一些生日祝福。這感覺好像是工作以來的第一次,大概是因為今年把生日訊息在臉書上公開了,於是別人得悉了。面對這些祝福,其實有些少不習慣的感覺,大概因為許多年的生辰都是自己一個人/ 或者與媽媽一起去渡過。所以回應起來還是有些靦靦腆腆,很不自然。晚上,剛好她是short call,於是吃了一頓便飯,東拉西扯的對話,始終覺得之間欠了些甚麼,火花。這次,我感到問題不在她身上,而是許多時候,自已的生活裡總帶著過多的率性,隨遇而安,但難聽一點就是失去焦點,隨波逐流。總是希望從相處與對話裡,去尋獲一些安慰與認同,但這也許要看對象是誰。

仕傑這麼對我說過:你不能夠向你的junior 去討認同感/ 去呻。

原因我忘記了,那個結論,卻依然使我不著反思,不斷咀嚼著:當你做senior 嘅時候,你就會變得越孤獨。

嗯,面對著她,我始終不能夠只係將佢,當作為普通嘅junior,我希望係朋友,甚至依然有一種幻想係可以成為拍檔,伙伴,甚至伴侶。嗯,諗下好了,你當自己係邊個?

廿六歲轉廿七歲的這一年,想著想著其實就似再一次去寫2017 回顧。但為了善忘的自己,我還是得作一些紀錄,希望不會在日後像是留白了一樣。這是重要的一年,工作/ 學業上把paces 幹掉了,意外地,而獲得了升往higher training 的入場票。rotate 過左GI/ ICU/ Renal,似乎成長了一點。試了去潛水,剛剛開始regular 去跑步與行山。唯一是人事上,甚不理想,開始接觸c&b,但遇到許多模稜兩可的畫面。

廿三歲畢業,今年廿七,四年了。人際網絡上沒有進展,卻有種倒退的感覺。今天我在臉書這麼這著

just woke up from sleep.

第一次生日天當值大夜班,雖然好多unease,但總算平安。

廿六歲轉廿七歲,忍不住想唱幾句陀飛輪,只可惜沒有美酒跑車,也沒有相機金錶,然而皮膚 (又或肚皮) 卻偷偷鬆了。默默的工作,日拼夜拼,忘掉了為甚麼高興。

往往是洋洋得意的時候,上天就會給你一些教訓。也要記住記住,不要生氣,只能夠把情緒,當作一種工具。做事原則之內,亦要有餘地去學會做人豁達,通情達理。

感覺還是有點苦苦澀澀的,想要得到甚麼安慰。但那些年開始飲黑齋啡嘅時候,不就已經有了這份覺悟嗎?

這在renal 的兩個月,好像已經收到nursing不少投訴,老細這樣說著。但明明我沒有做過甚麼,又沒有發佢地脾氣。而自己嘛,忍受不了嗰種亂。諗住打line 開始上手,卻發覺完全搞唔掂usg guided 。haematoma 左嘅叔叔,抽筋,不斷無明地發燒嘅case, 貧血, renal bone, transplant, capd, 發肚, hd, 傾acp; hopeless嘅衰公;

 

Not everyone is meant to stay in your life forever. No matter how badly you want them to. Sometimes they are there only  long enough to teach you a lesson.

我以為,我已經把你藏好了,藏在那樣深,那樣冷的,昔日的心底。我以為,只要絕口不提,只要讓日子繼續地過去,你就終於,終於會變成一個,古老的秘密。可是,不眠的夜,仍然太長,而,早生的白髮,又洩露了,我的悲傷。”  

席慕容